好看的玄幻小說 妖魔哪裡走討論-666.長右再現(求一波推薦票哈)閲讀

妖魔哪裡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裡走妖魔哪里走
火焰印拍出之时,黑毛干尸正好被六把飞剑顶的迎面扑来。
它张开嘴巴露出锋利而狰狞的长齿。
然后王七麟给它嘴巴来了一记烈焰深喉。
火焰顺着喉咙流淌下去,黑毛干尸黝黑的肌肤陡然变得闪亮起来。
内火在烧!
黑毛干尸挥舞双臂横扫王七麟,王七麟速度比它快,立马再捏火焰印围绕着它开始转动起来。
一边转他一边挥舞双手在它身上噼里啪啦的拍。
每一记巴掌落下,都是一道火焰在它身上燃烧,它身上黑毛见火即焚,这样它很快便变成了一个着火的干尸!
火焰狂烧,干尸原地乱转几圈,它外表硬如精钢,不怕刀枪,可是它身体内部却很怕火烧。
随着它黑色身躯变为赤红色,它挣扎的动作逐渐萎靡,最终化为一个火人站在地上不再动弹。
王七麟用妖刀扫了一下,它变成了一堆带着火星的灰烬。
解决了这具干尸他又去看青铜棺材,这玩意儿也太坑爹了吧,好歹是青铜材质,怎么被他一脚就给剁碎了?
他上前一打量才发现,原来这棺材不是纯粹青铜的,只是木料外面刷了层青铜汁。
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棺材内的木料已经腐朽不堪,要不是那层青铜外壳在撑着,恐怕棺材早散架了!
而且棺材四周有水迹,看起来很是潮湿,这么大的湿气下,棺材里头的木头腐朽的更快。
王七麟这么想着捡起一块棺中木看了看,出乎他的预料,这些木头很干燥,它们是纯粹时间太久而腐朽,并非是水汽太大而腐烂。
他又看向其他棺材,只有附近的地面和几座棺材才有水迹,其他地方还是很干燥……
一个念头顿时出现在王七麟的心头:这水不是起初就存在于此地的,而是刚才那吹灭引魂香的鬼影所留下!
他回忆了一下那鬼影的样子,它很像是个人,可是却吹不灭引魂香,却能够一巴掌将之拍碎……
王七麟心头有所明悟,这时候徐大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七爷,这大阵里头有个长右!”
长右,他们曾经遇到的水灾凶兽!
王七麟说道:“不错,里头有个长右,你怎么知道的?”
徐大愣愣的声音响起:“呃,大爷怎么知道的?大爷看到的,这长右正在对我们招手呢!嘿,这小样还挺妖娆啊。”
谢蛤蟆说道:“它就是你们上次在那一座地宫中放出的长右?它好像在邀请我们进入大阵中,这是什么意思?”
王七麟赶紧说道:“别相信它,它刚才掐灭了一支引魂香……”
“你说的晚了,徐爷已经进去了。”谢蛤蟆打断他的话无奈的说道。
大阵外围有脚步声响起。
王七麟侧耳听了听,是熟悉的声音。
脚步声或远或近,最终他看到了徐大的身影。
他急忙迎上去,徐大松了口气:“哟,七爷不错,你还没有缺胳膊少腿。”
优美言情小說 妖魔哪裡走笔趣-666.長右再現(求一波推薦票哈)讀書
长右跳上了一具棺材,身影与他先前所看到的一模一样。
王七麟冲它打了个招呼,它淡漠的扫了两人一眼转身而去。
这让王七麟很纳闷:“它这是做什么?”
过了一会谢蛤蟆说道:“七爷徐爷,那长右又出来了,现在我们也跟着它进去了。”
王七麟有些犹豫,徐大则大大咧咧的说道:“进来吧,这货、这伙计是在还我们人情呢,之前是我们把它从囚牢里放出来的。”
“等等,”王七麟摇头,“它对我们未必是善意,刚才我可以根据引魂香的指引而离开这大阵的,是它给拍灭了引魂香。”
徐大琢磨了一下说道:“那会不会是这样?咱们将它放出来后还打过它,然后才放它走的,所以它也是先报复咱们一下,再报答咱们?”
王七麟无奈道:“徐爷你这脑子是怎么考上秀才的?走后门了吧?用小抄了吧?”
徐大悻悻的说道:“长右可是上古灵兽,它有这个智慧还不正常?”
谢蛤蟆说道:“无量天尊,如果你是因为它拍灭引魂香而猜忌它,那大可不必,引魂香对妖魔鬼怪来说都是忌惮,它讨厌引魂香,所以上去拍灭引魂香也是正常。”
听到他这么说,王七麟默默点头。
长右应该不是想要害他们,否则不会把徐大给带到他的身边。
随后谢蛤蟆和唐铭也跟着长右进来了。
王七麟胆颤心惊的看着长右,他很担心这孙子是把他们给一起弄进大阵之中进行一网打尽。
千棺困聻大阵太邪太猛,他们四个未必能破阵而出。
还好他多虑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妖魔哪裡走-666.長右再現(求一波推薦票哈)
长右将他们引进来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又对他们招招手跳上棺材往外窜。
见此谢蛤蟆精神一振,道:“无量天尊,都快跟上,它这是要带我们穿过千棺困聻呢!”
王七麟拎起徐大跟着长右跳上棺材,他纳闷的问道:“这长右可是凶兽,它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
徐大说道:“说明它是个有良心的凶兽,它这就是要报答我们。”
王七麟冷笑道:“它要报答我们没问题,可是它怎么会知道我们要穿过这千棺困聻大阵呢?”
徐大说道:“很简单,它肯定不是突然出现在这阵中,而是比我们到来的更早,所以看到了咱们想要进入大阵而你进去后被困住这回事,对不对?通过这些它肯定能猜到咱们想要穿过千棺困聻大阵的想法。”
这也能说的通,但王七麟始终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徐大就说他杞人忧天,让他别瞎鸡儿乱想。
长右对这座大阵很是熟悉,它从中蹦蹦跳跳,引导着他们在大阵中行进。
跟着这头凶兽,他们逐渐见识到了这座大墓的规模——
极其庞大!
气势磅礴!
大阵的核心就是谢蛤蟆曾经看过的那座楼房,因为迷雾原因,这楼房影踪若隐若现。
直到四人靠近他们才模模糊糊的看到,谢蛤蟆之前看的对也不对。
他看到的一座石碓,其实这地方确实有这东西,但此外还有一片楼房。
距离迷阵核心越近,气氛越紧张。
他们周围到处都是棺材,而且不知什么时候迷阵里起了阴风,没来由的让人感到冰冷彻骨。
王七麟抬头向周围看,触目之处,全都是大大小小的棺材,而且这里的棺材不再是青铜外壳,红色的、黑色的、紫色的,多彩多样。
迷阵里悄无声息,只有他们的脚步声‘唰唰’的响。
当脚步声听得多了之后,感觉这声音有点变味,好像是什么东西在爬一样。
他们往里走,有些棺材前竟然出现了长满青苔的墓碑,上面用籀文不知道写了什么,很诡异的,在写字的地方竟然一点青苔都没有,就好像是这些青苔长出这些字。
因为太昏暗,他们视野很狭窄,走了一会后就没有了方向,只能靠着本能和墓碑走向去大致的确定方向。
走着走着,眼前视野豁然开朗,再没有棺材阻延,直接看到一座用石板堆成的坟墓。
可能因为他们视觉疲劳的原因,当穿过迷雾,他们便感觉这座高有十五六丈的石坟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就在王七麟想到他们已经走出大阵时候,它已经出现在四人的面前。
王七麟仰头一看,这座石坟由齐整的石块堆砌而成,没有墓门、没有墓碑,就那么孤零零的挺立在空地上。
其实从外形看说这建筑是石坟不大合适,因为它外形有边有棱大概是四面锥体,而不是坟茔那样通体圆滑的圆锥形。
莫名其妙的,王七麟想到了梦境中所见到过的金字塔!
除了这石坟,在他们出口的对面、石坟后方远处隐约还有两座小楼的影子。
看着石坟和小楼,王七麟心头隐隐有种感觉:他们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
下意识的,四人心头都有些紧张,唐铭更是额头汗水滚滚。
不过他顾不得擦,直接跑到石坟跟前,仔细查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后他茫然不解的回头看着我说道:“三位大人,这、这、这个石坟没有门啊。”
王七麟也走过去看了看,确实,这石坟就是由一块接一块的整齐青石码成的,这些青石衔接极为紧密,不仔细看,他甚至会以为这座坟就是用一块大青石雕成的一样。
同时,他还注意到一个奇怪的地方,那就是这些青石上雕刻了大量图画——
不对,不应该说是大量,而应该说每一块青石上都刻着图画。
只是这些图画太古怪太抽象,他基本上看不懂。
其他三人也走了过来,除了谢蛤蟆在聚精会神的看青石上的图画,其他人都在找门。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妖魔哪裡走-666.長右再現(求一波推薦票哈)鑒賞
唐铭信誓旦旦的说道:“如果传闻都是真的,那咱们现在就是在长生俎宫的核心位置了,长生不死药就在这里。”
谢蛤蟆冷飕飕的说道:“无量天尊,唐大人你可别期盼太多,如名字所显示的那样,这可是一座俎宫!何为俎?”
徐大立马精神抖擞的说道:“祭享之器曰俎。《诗·小雅》为俎孔硕。《礼·明堂位》周以房俎,有虞氏以椀俎,夏后氏以嶡俎。”
“请说人话。”王七麟说道。
徐大鄙夷的看着他:“七爷你没有文化了,就是说用来祭祀的东西叫做俎……”
“那这座地宫岂不是祭祀宫殿?是用来向苍天祭祀所用?”王七麟愕然。
唐铭点头道:“当然,长生不死乃是天道,要想祈求长生不死,自然得向上天祭求。”
他找了一阵没有找到开门,于是便想要爬上巨坟去看看。
谢蛤蟆拦住了他,说这巨坟情况不明,不要随便碰触,否则可能会出事。
他继续研究石坟青石上的画像,研究了一番后说道:“这山洞里头还有一座宫殿,叫做炼丹殿,长生不死仙丹就是在这座宫殿里头所炼成的。”
“那这座大殿是不是就被封在这石坟里?”唐铭着急的问道。
王七麟看向他说道:“唐大人,你好像对长生不死仙丹很感兴趣?”
唐铭下意识叫道:“王大人你这是什么傻话?长生不死仙丹啊,这可是长生不死仙丹,谁会对这仙丹不感兴趣?”
王七麟给徐大使了个眼色,让他盯紧唐铭。
这唐铭身份还没有确定,指不定是个什么人。
而且即使他确实是唐铭,那他们也未必是一条战线的战友。
唐铭肯定知道一些什么事,一直在瞒着的事。
他对长生不死药的执念超出王七麟三人,得知仙丹很可能近在眼前,他急的团团乱转,一个劲的猛找石坟入口。
为此他甚至趴在地上想找找地宫有没有把开口建在青石板下。
徐大见此便嘿嘿的笑,唐铭白了他一眼说道:“笑个锤子的笑,墓道开在坟墓下头又是奇怪的?汉高祖皇帝的长陵,墓道就是开在地下,你真是没有见识。”
挨了唐铭的骂,徐大大怒,揉着拳头想上来给他点颜色瞧瞧。
唐铭又赶紧道歉,说他被长生不死药给搞乱了心情,情急之下胡言乱语了几句。
一直研究青石板的谢蛤蟆回过头来道:“好了,都别吵了,老道大概知道怎么进这泰山冢了。”
三人都有心喜之情,唐铭更是屁颠颠跑过去期盼的问道:“怎么进怎么进?”
徐大则问道:“什么是泰山冢?”
谢蛤蟆拍了拍青石巨坟说道:“无量天尊,这上面有籀文揭示它的身份,它是‘泰山冢’。”
“所谓泰山冢就是一座墓地,它是用……”
一直安静的站在旁边的长右听到这里发出古怪的一笑,然后撇着嘴冲谢蛤蟆连连摇头。
王七麟一眼就看明白了它的意思,它在轻蔑冷笑呢。
于是他便说道:“道爷,你是不是翻车了?”
谢蛤蟆看着长右,他皱起眉头又看向青石板,随即面色微变:“等等,老道士是看到了这石坟的样子后先入为主,便将上面的籀文翻译为了泰山冢。”
“恐怕老道看错了,这不是泰山冢,是泰山嵤!”
唐铭叫道:“不是吧?这到底什么鬼地方?怎么会有千棺困聻邪阵不说,还有泰山嵤这东西!”
王七麟听到‘泰山嵤’三字后也感觉不对劲,一股凉气从脚底‘嗖’的冲到了脑壳上。
这地宫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怎么什么邪有什么?一个千棺困聻大阵不够,大阵中间还造了个至阳至刚的泰山嵤?
他指着面前的石坟叫道:“他娘的!这不是座坟墓,而是个祭坛?!”
泰山冢的身份他知道,就是用山间石所建起的坟墓,这个九洲各地都有所见。
可是泰山嵤就不一样了,这和千棺困聻大阵一样都是只存在于上古时代的镇邪大物,不过一个是把大邪之物困在中间另一个困在内部。
泰山嵤的建筑用料是泰山石板,而且这石板还不是普通石块所制作,是用泰山最顶上向阳面石料精心刻写符箓后打磨出来的。
根据一些上古典籍记述,泰山嵤这种东西是上古大仙造出来专门镇压妖邪巨魔的,比如《大唐三藏取经录》中说,大唐名僧三藏法师有个猴脸徒弟,这徒弟是上古大妖,无法无天最后被佛家之祖以五指山进行了镇压。
泰山嵤便与五指山意义相仿,其中的‘嵤’字便是小山岭之意。
从上古时代一直到现在,无论是什么地方的玄术都认为天下群山里,最具镇邪功效的是五岳,而泰山作为五岳独尊,更是山中之王能大杀四方。
再者,在修士们眼中,泰山之巅是被看做中州大地上一天当中最先照到阳光的地方,正所谓‘中岳巅石,昼日灼夜月洗,暴于峰迎之风,雷劈电击而不裂,有刚直之气,可取以镇邪祟’,这评价说的就是泰山石的功效。
泰山之巅上面长出来的石头其阳气威严之盛,向来是其他什么朱砂童子尿童子眉桃木剑或者雷击木所无法比拟的。
寻常的泰山石的用途普及很广,无论什么地方建起房子屋宅,地基里或者屋子外都会埋着一块石头,上面刻着‘泰山石敢当’,这就是借用泰山的名头来为宅子辟邪。
而在黔贵一地对泰山石更有妙用,当地修士喜欢在凶宅里塞上泰山青石以镇压屋内作乱的恶鬼。
至于泰山嵤这东西脱胎于泰山石,可是威力远远不是泰山石所能比拟的。
泰山石用的是泰山上的寻常石头,只要向阳一面即可。
而泰山嵤使用的却是从泰山最高峰凿下来的巅峰石,它用这种石头做成一处祭坛,专门用来镇压大邪之物!
根据王七麟所看的听天监诡事录和其他典籍,上面介绍说在中华上下数千年历史里,这东西出现次数不多,因为需要泰山嵤才能镇守的邪物也不多见。
他一边思索一边盯着巨坟看,心里逐渐浮现出了一个不好的想法:
“诸位,你们说,这东西里头会不会就是镇守着一只犼呢?”
犼能食龙,天下旱神,确实是大凶之物!
这个念头出现在王七麟脑海中,让他不寒而栗。
他觉得自己若是要对上旱神,可能会扑街。
这里的‘可能’约等于‘肯定’。
唐铭安慰他道:“不可能的,犼如果在这里,那咱们早遇上它了,它不可能被封印住的,不是,我的意思是,它可能之前被封印过,但现在已经逃脱了,否则九洲各地不会有大旱凶兽频出对不对?”
“干,总之咱们不会倒霉的恰好遇到旱神,这不可能!”
他这一番话说的颠三倒四,显然也是懵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