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602章 笨就是了看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陈家……”
沈丘显然是有些顾虑。
一边装潇洒,一边顾虑重重。
“从第一次见面我就觉着你这人洒脱,从不顾忌什么……”
大哥,你千万别以为咱们是基友……贾平安一脸唏嘘遗憾,“男儿行事……罢了,那陈家的身后乃是王家,估摸着连陛下都会有所顾忌,你……罢了。”
这等激将法切记要坚决,别激将之后在现场停留。
贾平安转身进屋。
院子里,沈丘站了许久,随后飘然而去。
第二日,蹲守酒肆商人和伙计家的百骑们一无所获。
“阿郎,他们依旧在那几家外面转悠,还问了街坊……”
管事在禀告。
陈句淡淡的道:“这是守株待兔。那贾平安乃是百骑统领,他来了,就说明陛下不高兴……此事的手尾都被扫清了,他难道还能把死人弄出来问话?”
管事得意的道:“还说他才华无双,可却远远不及阿郎。”
“是诗才!”陈句轻蔑的道:“诗才是才,可我等更要学的是经世之才。何为经世之学?做人为官。他那个什么新学,弄的国子监闹哄哄的,可见国子监如今没落了,竟然连这等人都压不住。”
他负手仰头看着天空,“长安那些人束手束脚,长孙无忌带着人操控朝政,山东士族遮遮掩掩。前阵子放出了消息,山东士族要进来了。”
管事兴奋的道:“阿郎,如此陈家的机会也就来了。”
“是啊!”陈句的眉间多了振奋之色,“陈家算不得世家门阀,可咱们和王家是姻亲,王家也需要帮手,如此各取所需。咱们只需跟着王家……等此事了了,就让二郎闭门读书,考科举!”
“阿郎,科举出来的官吏大多宦途黯淡呢!”
“他们当然宦途黯淡。”陈句讥诮的道:“你看看大唐的官员,有几个是普通人家出身的?不是官员子弟,就是权贵豪族子弟。那些科举出仕的官员,若是官员权贵子弟也就罢了,你看看那些不得志的,大多都是普通百姓出身。”
管事讶然,“原来如此……那就是说,那些人被官场排挤?”
陈句看了他一眼,“什么排挤?就说二郎,他若是为官,自然想的和那些普通出身的官员不同,道不同,自然不相为谋。”
陈句悠然神往,“想想汉晋举荐,九品中正。王与马……那才是我等豪族的好机会。”
“阿耶!”
陈舒来了。
陈句冷着脸,“又去了何处?”
陈舒行礼,笑嘻嘻的道:“我先前去和人做文章。”
陈句侧身看着他,突然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收手时,手中多了一根长发……
“这是谁的?”
陈舒嬉笑道:“是我的!”
陈句拍了他一巴掌,半途又减轻了力量,板着脸道:“此次你也该收心了,好生读书,回头去科举。”
“阿耶,不是举荐吗?”
陈舒有些不满。
“什么举荐?”陈句骂道:“科举出仕,家中才好使力!”
陈舒应了。
陈句面色稍霁,“若是科举不能……为父再去求王家。做人要紧的是靠自己,什么都去求人,别人也会看低你。好生读,啊!”
“是。”
陈舒又笑了起来,“阿耶,那贾平安和蠢驴一般,竟然还在蹲守酒肆商人和伙计的家门口。”
“他不蹲守那里,还能蹲守哪里?”
陈句的眉间多了傲然。
……
“陈家的管事出来了,盯住他。”
杨大树装作是行人模样,悄然跟在后面。
管事一路去了乡下……
杨大树一路跟着。
管事在田庄里视察,询问田庄管事,随后回城。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第602章 笨就是了看書
“今日白跑了。”
晚上,杨大树一边泡脚,一边龇牙咧嘴的说着。
院子里坐着一圈人,明静站在屋檐下,“这般找不到方向。”
“有方向。”
贾平安坐在台阶上,觉得屁股冰凉,“管事不是要点,要点是那一日陈家人为何要下杀手,一次杀了三名府兵。”
“杀府兵……”贾平安觉得这是个胆大包天的事儿,“究竟是什么冲突?说是酒后,就算是酒后冲突,那三个府兵结阵也能弄死十余人,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尸骸说是家属掩埋了,没尸检。”
明静兴奋,“那咱们去找吧。”
这娘们……
“已经去找了。”
明静讶然:“你竟然安排了那么多?”
你以为呢?
下面的人只需考虑一面,而作为百骑的大统领,贾平安得面面俱到的考虑到每个方面。
明静自告奋勇,“到时候我去。”
但生活随即就给明静上了一课。
“那些尸骸都烂掉了。”
一番描述之后,明静捂嘴冲了出去。
都高度腐烂了,还查什么?
贾平安却找到了疑点。
他寻来了包东,“明面上依旧要盯着酒肆和伙计,暗地里……陈家死了九人,死者的家属都是陈家的奴仆,如今都在田庄里,明白了吗?”
包东身体一震,“杨大树跟着管事去了庄子,并非是白跑?”
“这便是尔虞我诈,明日出城去查。”
第二日,贾平安就带着人消失了。
陈句神色冷峻,“他会去哪里?”
“说是酒肆商人的老家是乡下的,就去查探。”
“此事……要小心,跟着。”
陈句的眼中多了冷色,“要跟紧了。”
……
十余百骑簇拥着贾平安一路而行。
两骑迎面而来,近前说道:“那一家子都出来了。”
贾平安点头,“后面拦截,我们走。”
“驾!”
三名百骑在路上拦截行人。
有人面色大变,旋即回去。
“武阳侯,这不是打草惊蛇吗?”
“就是要打草惊蛇。”
贾平安带着人一路紧赶慢赶,在前方追上了看似普通的一家子。
一个老人,一个妇人带着两个半大孩子。
老人见到贾平安时,浑身哆嗦。
“去哪里?”
贾平安下马。
老人颤声道:“去走亲戚。”
“走亲戚带着还在守孝的儿媳妇和孙儿?”
贾平安指指妇人,“还背着那么大的包袱,这是走哪里的亲戚?”
老人跪下,声泪俱下的道:“闹鬼了,家中闹鬼了……”
“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鬼不惊。”贾平安冷冷的道:“你儿子死于府兵之手,府兵为大唐效命,自然有鬼神保佑,你儿子惹了鬼神,你还想安然无恙吗?”
老人一脸呆滞。
咦!
这人竟然不怕?
明静在他的身后低声道:“你安排了什么?”
贾平安摇摇头。
“有鬼啊!”
妇人一声惊呼。
老人骂道:“这些贱狗奴!”
嗯!
还敢骂鬼神?
这比宁采臣还牛逼!
贾平安正在愕然,老人哭诉,“大郎行事都是听令……”
来了!
明静只觉得腰后一股东西飙起来,整个人兴奋的不行。
“听谁的令?”
“阿郎和二郎君的令。”
一番问话后,明静整个人都蔫了。
没价值!
贾平安看着却很是从容,“你儿子往日做什么事?记住……”,他俯身看着老人,眼角却在瞟着妇人,“说错了……万劫不复!”
老人哆嗦了一下,“贵人是……”
明静说道:“这是百骑大统领,武阳侯贾平安,陛下的心腹!”
我何曾是皇帝的心腹?
贾平安笑了笑。
老人看看贾平安,惶然道:“大郎以前经常出远门……”
“去哪里?”
“说是护送商队去西北。”
贾平安突然问妇人,“你夫君去了何处?”
妇人下意识的道:“说是送些要紧的东西,说是二郎君很着紧那些东西,奴再追问就被呵斥。”
贾平安上马,“你一家子赶紧回去,陈家人来问只管说无事。”
老人叩首,“可家中闹鬼呢!”
妇人哭泣,“晚上就听到有人低声哭,还说什么死得好惨……”
贾平安举起手。
“我死得好惨呐!”
“就是这个声音!”
老人和妇人起身寻找。
一个百骑笑吟吟的道:“你家外面风太大了些。”
明静低声道:“竟然是你令人去弄的?”
你以为呢?贾平安策马,“回去!”
百骑绕了一圈回城。
房间里,贾平安分析道:“此事要紧的是查陈家为何杀人。说是什么冲突,可咱们的人已经问过了一些听到动静的,里面就是突然动手,什么意思?”
他抬头,狞笑道:“就是说,那些豪奴是突然冲着那三个府兵下了毒手!”
呯!
包东一拍案几,“难怪,我就说三个兄弟就算是打不过也能跑,原来如此!”
“为何动手?”
贾平安说道:“那三个府兵可是发现了见不得人之事?否则难以解释陈家人胆大包天去杀人。再有,那一日有人说曾见到陈家的马车在酒肆后面出现过。”
明静双手抱臂,胸肌越发的雄浑了,“陈家的马车,那多半是陈句或是陈舒?”
“为何坐马车?”贾平安目光炯炯,“大唐男儿能骑马就骑马,坐马车的多是女子。陈家人据我所知喜欢打马毬,能打马毬的人竟然去坐马车……”
就好比能骑摩托车参赛的选手,出行竟然选择了自行车……
环保?
“如今要查清那人是谁。”明静皱眉。
“陈句那一日在家。”
贾平安神色平静。
“咱们竟然查到了那么多?”
明静只觉得一条线已经出现了。
“那一日陈句在家,谁能坐马车去酒肆?”
“陈家的女人?”
呯!
说话的雷洪被贾平安一巴掌拍了个眼前发黑。
“陈家是豪族,豪族的女人去酒肆也说得通,可带着十余豪奴去酒肆,你觉着这是女人?”
贾平安笑道:“就算是帝王去酒肆也没有这等大的阵仗,那个酒肆里有什么?值得让陈家人如此。”
“查!”
百骑动起来了。
他们明晃晃的开始查酒肆的背景。
“阿耶,贾平安在查酒肆了。”
陈舒有些慌。
“给他查。”陈句冷静的道:“酒肆的背景毫无问题。”
明静带着人严查酒肆,贾平安没露面。
“武阳侯,陈家没动静。”
“不着急。”
贾平安在等着。
两日后,大清早他突然召集人。
“明中官和我去县廨,包东带人盯着陈家,主要是盯着管事,若是出门就跟着,一旦出城……拿下!”
贾平安杀气腾腾的,明静问道:“可是有结果了?”
“去了就知道了。”
他一直在等,现在可以开工了。
二人去了县廨。
“陈家最近两年办了多少过所?”
呃!
县里的人明显是懵逼了。
“拿出来!”
明静的作用就是这个。
她冷着脸,“咱是宫中的中官,奉命查此事,你等敷衍一个看看!”
记录拿出来……
“陈家人出行的记录都在这了。”
贾平安翻看着。
“西北,西北,西北……陈家在西北有矿?”
县尉杨洁来了,笑道:“武阳侯这是……”
贾平安抬头,笑的很是惬意,“陈家去西北……这上面报的是行商,县里可检查过吗?”
你出行带着什么东西,县里必须要查验。
杨洁点头,“查过,是贩运铁器。”
贾平安起身,“贩卖到了何处?哪一家?”
杨洁摇头,“这个下官不知。”
贾平安问道:“陈家在哪里进的货?”
杨洁面色微变,“这个……下官不知。”
明静喝道:“你这也不知,那也不知,来此作甚?想盯着我等吗?”
杨洁笑道:“下官不敢,这便告退。”
贾平安盯着他出去,吩咐道:“去陈家!”
……
“阿耶,贾平安去了县廨!”
陈句面色微变。
“阿耶!阿耶!”
陈舒突然跪下,“他定然是去查过所了。”
“查就查吧。”陈句冷笑道:“咱们家做生意又怎么了?”
权贵做生意的多了去,难道陈家不行?
“他前面全是幌子!”
陈舒浑身颤抖,“阿耶,什么查酒肆,查商人和伙计,都是幌子。”
陈句喝道:“淡定!慌什么?”
“阿郎。”一个仆役来了,“武阳侯来了。”
陈句冷冷的道:“二郎在这里,为父去前面。”
“打人了!”
前面一阵喧哗,接着贾平安带着人走了进来。
“武阳侯擅自闯入后院,意欲何为?”
陈句很冷静。
贾平安看看周围的环境,“我此来是想问问,陈家做铁器的买卖,在何处进的货。”
瞬间陈句的脸上多了青色。
“那只是下人做的生意,和陈家无关。”
这等由头随口就来,你去问做生意的权贵,问十家,十家都会这么回答。
“那下人何在?”
“在去西北的路上。”
“我的人已经去了西北。”贾平安微笑道:“过所里的目的地是岷州,是贩卖给了哪一家?”
“老夫不知。”
“如此,告辞了。”
贾平安含笑而去。
明静跟在身后,“该拿下问话。”
“多少人在等着咱们出错……拿下问话就是屈打成招。”
贾平安自信的道:“你等着看,陈家父子慌了,弄不好会逃。”
“不能。”明静分析道:“他既然寻了这个借口,那必然……不,那三个府兵身死之后,陈句应当就把那管事给处置了,所以咱们找不到证据。”
“我为何要证据?”
回到住所,贾平安吩咐道:“暗中盯着陈家。”
第一日没事。
第二日,下午时,有人来报。
“武阳侯,陈家有数十人前后出来,往四面去了。”
“有趣,还和我玩这等手段。”
贾平安没动。
明静兴奋的道:“这是要逃?”
“他当然得逃!”
贾平安压压手,“无需着急,咱们的人手足够拦截他们。”
“武阳侯,还请指教。”
明静认真的拱手。
“从来到武功之后,你东一棍,西一拳的,看得我满头雾水,压根不知你在做什么,可你最后怎么就把陈句给逼着逃跑了?”
“先查酒肆的商人和伙计,其实到了这会儿我就发现了问题。”贾平安说道:“打死三个府兵,这是大事,可他们找的借口太好了。商人和伙计担心被折冲府报复,于是遁逃……可遁逃不如直接去县里投案。折冲府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冲击县廨,如此等长安来人查明此事,他们自然无事。”
“这是其一!”
贾平安微笑道,“随后我令人去盯着陈家,你以为陈句会没有发现?那个……沈中官。”
沈丘从后面飘然出来。
“陈家安排了人在外面盯着,百骑的人早已被发现了却不自知。”
“看看,心不虚,他盯着百骑作甚?”
明静突然明白了,“你这些手段是为了哄骗陈家,背后却让人去那死者的家中装神弄鬼,随后再逼问,就问出了去西北之事,再以此为由去县廨查过所……”
这一步步的竟然就把陈家给绞住了。
“最后无需手段,笨就是了。”
贾平安淡淡的道:“只需派人去查进货的地方,再查西北那边出货的地方,一进一出,自然原形毕露。”
明静猛地一惊,“你所有的倚仗都是基于陈家的这个生意见不得人……”
贾平安点头,“陈舒为何要坐马车去酒肆?为何要带着十余豪奴?别说是他,长安城的权贵都没那么大的排场,那酒肆里……有鬼!”
沈丘点头,“主人去酒肆……就算是陈舒喝多了令人殴打府兵,那些豪奴难道不知轻重?竟然也敢出手,这便是疑点。”
明静只觉得豁然开朗,“那一日酒肆里发生了什么,那三个府兵发现了什么,于是引得陈舒令人灭口……”
沈丘点头,飘然而去。
“哎!接着说说啊!”
明静觉得沈丘不够意思。
都是我寻到的疑点,沈丘哪里好意思再说下去。
“准备。”
贾平安起身,“陈家该动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